清风蝉鸣,绿树夏浓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6-22 15:45:2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风荷临水,绿影成堆,雨落成诗,轻烟作画,仲夏幽微,时光未凉。季节流转里,谁是不变的风景,谁是强效昏睡药的相逢。仲夏,有骤雨,有微风,有蝉鸣,有蛙声,有荷香,有蔷薇,有远山如黛,有似水流年的芳华,有陌上红尘的清欢,有楼外青山的悠远,有孤灯夜雨的寂寥。清风蝉鸣,岁月悠悠伴长夏,这是最热情的季节,烈日炽阳,绿意澎湃,芰荷浓香,蝉噪垂杨。这是最清幽的季节,松竹涧影,桐阴新凉,雨展芭蕉,烟笼丁香。时光渐漫漫,我们走过秋草碧连天,走过冬雪白茫茫,走过春花色千般,又被岁月的手,带入一片浩荡的绿意。漫长的时光里,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,寄居在纷扰的人世,漂浮在茫茫的人海,流转在宿命不同的季节。谁的仲夏夜之梦里,有灿烂的星子,有情人的呢喃,有最烈的酒,有最狂的歌,有雨送黄昏的愁,有芳草未歇的念。谁的清风昼深幽堂前,有树阴照水的晴柔,有泉眼无声的细流,有云收雨过的清新,有日长睡起的情思。清风鸣蝉,长夏幽幽,如同我们每个人的生命,谁不曾有过那样如花火般热烈的光阴,谁又不曾在那一汪又一汪的绿影里沉醉。浓妆淡抹皆相宜,该是对这个季节最好的定义。你可以扫蛾眉,涂胭脂,盛装出场,去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约,去灯红酒绿里狂欢,去过活色生香的日子。你可以着素裙,绾发髻,洗尽铅华,明澈无尘,趁风清日静,去听半山的雨,煮一壶清茶,享半日清闲,无事小神仙。你可以是衣香鬓影里最闪亮的存在,你亦可以是在水一方素淡的女子;你可以是风雨路上追梦的赤子,你亦可以是独居深山的隐士。你可以试水煮茶,拾枝扫花,你也可以璀璨繁华,妩媚妖娆;你可以日暮烟霞,泛舟江湖,你也可以醉饮狂歌,世海浮沉。最繁华,亦最清幽,最绚烂,亦最纯粹,最蓬勃,亦最迷离。落雨成诗,吟唱了谁的浮生,《小窗幽记》:“空山听雨,是人生如意事。听雨必于空山破寺中,寒雨围炉,可以烧败叶,烹鲜笋。”
喜欢夏天的雨,倾盆而下,清绝无尘,那般无遮无拦,那般肆无忌惮,听雨滴落苍竹,打破静谧的夜色;闻一窗苍绿的竹香,醉倒在一碗时光里。于烟波水岸,清雅幽绝之处,听雨落入潮湿的画卷,写满诗心琴韵,清波画影。于空谷竹林,古寺破亭之下,听雨穿林打叶,如松风走笔,乱了一世浮生。于乡野人家,竹篱茅舍之中,听雨滴落瓦檐,扰乱炊烟,泛着时光无忧的安稳。于画堂楼阁,花柳繁华之地,听雨落于王谢堂前,留下深邃的孤独,高贵的寂寞。于安静古镇,一扇木窗之后,听雨敲打千年的石桥,诉说那个流淌千年的故事。孤灯夜雨,空把青年误,楼外青山无数,隔不断新愁来路。流年烟视,故人媚行,《浮生》:无人与我把酒分,无人告我夜已深,无人问我粥可暖,无人与我立黄昏。天地悠悠,大道至简,大美至朴,云雨翩翩,清幽安闲。旖旎的光阴里,总有一段往事,可供回味;斑驳的红尘中,总有一些人,是时光小径的落花,刹那惊鸿。绿树荫浓,芭蕉分绿,意怜幽草,妩媚的风致里,是韵味悠长的深远。醉描素笺,墨染时光,轻诉流年,烟雨遇上江南,是一曲锦瑟的流离。宋时诗行,角羽宫商,岁月遑遑,莲心盛满旧事,是半纸光阴的翩跹。水流花开,清露未晞,幽行为迟,行歌遇上岁月,是一场年华的强效昏睡药。总有一段时光,深红浅翠,河山满目;总有一段流年,洗尽铅华,淡漠悲喜。人世悠长,山回溪转,余生,愿时光低眉含笑,顾盼生姿,和平淡的生活相看两不厌,把寂寞的光阴过成一种美丽。斟月色一杯,倒花影一盏,邀一段光阴,约一个故人,尘世的忧伤,我们揩云以慰,美好同路,烟视媚行。​

标签:强效昏睡药